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我就看看书 > 武侠仙侠 > 大泼猴 > 第三百八十章:一门之隔

第三百八十章:一门之隔

大泼猴 | 作者:甲鱼不是龟    &nbs | 更新时间:2018-05-29 22:25:54
    恍惚间,猴子看到那金环落入不远处卷帘大将的手中。

    “这是……金刚琢?妈的,太上老君不是闭关了吗?玩我啊!”强忍着剧痛,他夺路而逃。

    还没奔出百丈,却恍然发现自己已经落入了天将的包围圈。

    “滚开——!”

    几乎没有任何停顿,他嘶吼着调转身形朝着其中一位天将冲了过去,扬起金箍棒就砸。

    惨叫声中,那毫无准备的天将整个肩部都扭曲了,肩甲上的鳞片迅速飘散开来。

    “追——!”

    所有的天将又是朝着猴子追了上去。

    极速的冲刺中,猴子骤然发现那金环就在自己右侧不远的地方以极快的速度改变轨迹朝自己甩了过来。

    惊慌中,他猛地侧身闪避,却迎面撞上了翻滚的浮石。

    就这一刹的功夫,追逐而来的众天将已将那被撞得颤动不已的巨大浮石团团围住,二十八星宿更是借着这个机会联手筑起了战阵,将这浮石所在的区域整个封住了。

    到此时,漫天追了猴子长达五个时辰之久的众将不由得都朝着卷帘笑了出来。

    这一战,他们打得够憋屈的。若不是卷帘带着金刚琢赶到,真心不知道要追这猴头追到什么时候。

    持国天王低头看了一眼卷帘手中的金环,低声道:“老君肯借出来?”

    卷帘脸色铁青,沉默不语。

    这金刚琢算是借的吗?

    对于在场的天将来说,拿住猴子就算圆满完成任务了。对他来说。拿住了猴子。事情怕是才开始……

    “呵呵呵呵。”眼前的烟雾渐渐散去。猴子摇摇晃晃地从那浮石上站了起来,抹去了嘴角的血,环视众将,冷冷地笑着:“这是几对一啊?闹到最后还要找太上老君借法器,你们羞不羞?”

    说罢,手中金箍棒重重一顿,伴随一连串清脆的声响,脚下的浮石以那落点为中心龟裂了。

    “你这猴头。事到如今还胆敢口出狂言!”一位天将叱喝道。

    “事到如今?事到如今怎么啦?你们真以为这五个时辰是你们在追我在逃?”猴子笑嘻嘻地瞧着他们,蹙起眉头,轻声道:“如果我没猜错,你们的云域天港应该已经被攻破了吧?下一步就是兵临南天门。就算拿住我,天庭与我花果山,谁胜谁负还难说呢,何况……”

    “你们还不一定拿得住我——!”

    话音未落,那原本笑嘻嘻的脸迅速变得狰狞,额上青筋暴起。

    还没等众将反应过来,他已经嘶吼着。使出全力拽着金箍棒朝着他们砸了过去。

    飓风骤起!

    到此时,众天将才注意到那金箍棒竟然在不知何时已经伸长。将那脚下的浮石窜起!

    不知多少百万斤重的浮石被这猴头当成战锤一样使,狠狠地砸向二十八星宿筑起的法阵。

    这一瞬间,众将惊慌失措地逃散,卷帘咬牙抛出了金刚琢,二十八星宿脸色大变,却也只能苦撑法阵。

    触碰处,雷电翻滚,天地失色。

    坚硬的浮石头迅速焦黑,一片片化作烟尘飘散,法阵本身也在这轰击中摇摇欲坠。

    那金刚琢一击重重打在猴子的后心上,一口鲜血喷洒而出,溅湿了手中的金箍棒。

    然而,他咬着牙硬扛了下来,强推着那浮石穿透了法阵!

    ……

    兜率宫中,风铃低头跪坐着,轻声问道:“那金刚琢,是故意被抢的吗?”

    太上沉默不语。

    风铃也未再问。

    许久,太上叹道:“天庭,乃是三界中枢。陛下咽不下这口气,不肯开南天门,老夫也不能任由那猴子一直为祸。虽说卷帘大将金刚琢用起来必不会娴熟,但也够拿下那猴子了。”

    “拿下之后呢?”

    “拿下之后的事,就拿下之后再论吧。”太上悠悠道。

    ……

    七重天的追逐又在继续,只是与先前的情况却大不相同了。

    身为道祖的太上老君制造过无数闻名三界的法器,甚至猴子的金箍棒都是出自太上老君之手。而那金刚琢,便是那其中最为了得的。

    相比天庭其他重宝,它看上去并不华丽,也没有各种匪夷所思的功能。但它速度极快,力道极强,又仿佛有灵性一般懂得自行追逐。

    猴子飞过花池,它便追过花池,猴子绕过月树,它便跟着绕过月树,无论猴子飞到哪里,它却始终与猴子保持一丈以内的距离,时刻寻觅着猴子的破绽,伺机而动。

    一方面要抵挡金刚琢的进攻,另一方面却要同时提防其他天将,这一消一长之间,原本游刃有余的猴子瞬时变成了强弩之末。

    当猴子坠落到南天门前之时,已是身心俱疲。

    “已经走投无路了吗?被一件法宝击败……有没有搞错啊……”他仰卧着大笑了起来,笑得那一众天将皆莫名其妙。

    ……

    南天门外,浩浩荡荡的妖族大军已至。

    面对百万雄师,南天门镇守军早早地撤去拱卫的哨岗,全部龟缩门中。

    负责守卫的增长天王透过细孔遥望门外,望见黑压压一片的舰队如同漫天飞舞的蝗虫,不禁骇然。

    “开门!开门!开门!”

    所有的妖怪齐声呼喊,那一柄柄兵刃顿在甲板上,激起惊天动地的声响。

    ……

    猴子拄着金箍棒缓缓站起,环视将他团团围住的天将,聆听着一门之隔传来的嘶吼声,从腰间摸那“连牍”。

    上面,只有四个字——“我在门外”。

    他不由得笑了出来。

    用手指沾着自己的血,触碰到“连牍”瞬间却又顿住了,一时之间他竟不知道回复什么好。

    “还不束手就擒?”角木蛟对着猴子叱喝道。

    猴子连头都没抬,就这么呆呆地望着那“连牍”,犹豫了许久,最终无奈地苦笑,将它收入怀中。

    重新攥紧了金箍棒,他咧开了嘴,露出獠牙。

    “废话那么多作甚?战便是了!”

    ……

    一墙之隔的妖军,旗舰上,杨婵默默地对着“连牍”,焦虑地等待着。

    透过与猴子联系用的玉简,她早已知道猴子就在那门后。

    可,那边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呢?

    许久,那“连牍”上缓缓晕开了一圈墨迹,再无其他内容。

    杨婵的鼻子微微酸了。

    她微微仰起头,任高空的寒风吹拂如玉的脸。

    “杨婵姐,现在怎么办?”以素低声问道。

    “轰。”

    “轰?”

    “往死里轰。”

    所有的战舰齐刷刷地转向,一时间,万炮齐鸣,那声响直通三十三重天!(未完待续……)

    PS:二更送上。

    排名又掉了……尼玛,这我一个人悲伤怎么行?一定要酝酿一个大虐报!复!社!会!

    更新完毕,大家看吧。甲鱼先到厕所哭一会。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