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我就看看书 > 游戏竞技 > 黑暗血时代 > 第五百二十一章 跟随我之剑!

第五百二十一章 跟随我之剑!

黑暗血时代 | 作者:天下飘火      | 更新时间:2018-05-29 22:26:09
    ..

    第五百二十一章跟随我之剑!

    楚云升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就好像一直没听到焕的密语一样。

    焕是何等的心思,立马就明白过来楚云升是什么意思,这不,被姚翔那小子闹了半天,都快忘了双方的条件了。

    当然,这也不能怪他,因为他更本没将这些事情当成个事情,一时忘了,也在情理之中。

    眼下最后一处反空间出现,形势便骤然严峻起来,焕也不再过多“废话”,当即利索转身,冲着广场上众声宣布道:“传我之命,自今日起,废除所有奴役劳力制度,改雇佣制,承认反抗军之合法地位,五族之内,各方势力,旦有违抗我命者,一律处决!”

    二十年来,尤其是近十年,黑暗时代已进入了一个更深层次的阶段,最初的,新贵取代旧贵的巅峰**渐渐去过,重新洗牌后,各阶层新的地位正加速形成,并逐渐稳固。

    为确保他们的既得利益与权势,各方大小势力,在这十年间,纷纷制定并完善了各自的领地秩序、法律以及制度,除了逃出的反抗军集团,各领地内的抵抗分子也基本肃之一清。

    残酷的奴役制度,也正在是在这一时期,为了最大化占有资源,最廉价的方式开采资源,最快的速度建造武器平台,各领地皆以铁血政策强制形成。

    大部分不能觉醒的人类,因而纷纷沦落为最底层的贱民、奴隶,身份如同猪狗,只是叫法上各有不同而已。

    从大势上讲,当下的阶段,便是从上述基础上继续发展而出现的另一个更新的阶段!

    在这个阶段,时局正在由大小领地割据一方极为纷杂的局面,走向以四大势力外加植物林帝国俗称4+1为首的大势力吞并小势力的紧密前奏期。

    统一秩序,统一法律,统一制度!

    为此,内战外伐,愈演愈烈!

    身处于这个阶段中的人,不管是以前的复苏异族,还是各方霸主,都处于时代的洪流漩涡中,不进则退,甚至可以说是身不由己。

    你不去想方设法“秩序”别人,明天就会被别人“秩序”了!

    这是个乱世。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天下共主”其实是个必然结果,即便没有楚云升存在过,也必定有张云升、李云升等等,是这个时代的需要,而不是某个人或者某个势力的需要。

    但就吞并进程速度来说,站在漫长时间的高度上,它应该是缓慢的、有耐心的,需要有足够的时间让各方利益在战争、谋斗中此消彼长,相互扯皮、摩擦、变化,直到新的平衡再次形成。

    楚云升在这个时候重返人间,虽然横插了这么一杠子,但就其根本来说,并没有改变时代洪流的大方向,反而起到了一种类似催化剂的作用,间接地触发了第二次人神大战爆发,逼迫各方势力不得不加速寻求统一内部秩序的途径,以一个声音对抗庞然大物的神人。

    攘外有时候真的需要先安内的,哪怕只是表面上的一个声音。

    因此,站在大势所需的角度上,焕对谁来做天下共主并无兴致,只要有一个人马上被推出来,即便形势上一统“诸侯”,只要应付当前的局势便足够了。如果还能用这个没有太多实权的位子换来楚云升的武力支持,那就更好了,还能有比这个更加划算得吗!?

    两个问题都解决了!焕自然乐见。

    所以他为了安抚住楚云升,不仅亲口宣布废除运行已久的奴役制度,干脆更是直接的承认了反抗军的合法,满足楚云升的需求,省得他再给自己提这些等同“屁事”的条件。

    天下共主的位置都给你了,你们给反抗军正名那不是迟早的事情么?

    然而,每个人看问题都有不同的角度,站在不同的角度上,就会有不同的看法与想法,焕心里这么想,不等于楚云升也这么认同。

    在焕的话音刚落下不久,楚云升便走上前,态度强硬地补充了一句:“焕,能做决定的只有天下共主,你地位虽高,但也只能支持,而不是代为宣布!”

    面对楚云升决不让步的目光,焕诧异的看了看殇背后的余寒武,看样子,楚云升是一定要拿自己来给这个小娃娃竖立威信了。,

    从在办公室里,他就知道,楚云升的真正条件绝不是赦免几个奴隶那么简单,真正的用意不过是让自己在“天下共主”面前,在全天下的各大势力领主面前,表态!

    哪怕只是形式上,只是过过场,只要他一表态,不管可信度有多高,有一点却是如论如何怎么也跑不掉的!

    所有精明透顶的地方领袖们都会猜到,楚云升手里有能够制衡得住他的东西!

    不需要去管这个东西究竟是什么,只要知道有,那便足够了,能制衡的住焕的,就能制衡的住他们。

    这才是楚云升的“杀招”,而且还不能他自己明说出来,那样没有任何力量与说服力,因为对力量理解的层次与高度不同,面对武力方面远低于焕的各方势力领袖,弄不还好成了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无论是七钉,还是殇的能力,只有焕清楚它们的份量有多重!

    所以,这一切,由焕亲自公开“承认”,威慑力远比在办公室杀一两个人强的太多!

    但虽然说是“杀招”,楚云升也绞尽了脑汁才能想出来,其本身却并不复杂,焕不到一会的功夫,就能明白的一清二楚,不过,这不能算是“算计”,而是摆在明面上的,只有他二人心中雪亮的条件交换而已。

    “好!没问题!”焕没再多想,开口便爽快地答应道。

    不得不承认,现在他的确需借助要楚云升的力量去对付皇北樱,而且形势极为紧急,拖延不得,至于其他,他还真的没放在心上。

    但台阶下,顿时一片愕然。

    在他们的心目中,焕一直以来的形象实在是太过强势了,火族之人还好,毕竟是自家的老祖宗,其他几族面对焕的“颐指气使”的蛮横,一直深有怨言,只是碍于焕恐怖的武力,不敢表lu。

    这里有许多人还记得,焕逃出生天没多久,就在天空之城召集五族之人,冰族中一个巅峰复苏的领袖人物,只因为隐晦地说了半句质疑的话,当场便被焕果断地毙命于众人眼前。

    此后,再无人敢挑衅焕的权威!

    但现在,楚云升不但挑衅了,态度还十分强硬,而神奇的是,焕竟然像是换了个人似的,不但全盘接受下来,看样子,还没有动什么怒。

    这么说明了什么?各人心中自知!

    在场的,除了丁颜预先得到过莫裳娗的密保,其他人还是第一次在心里震惊的推论出一个骇然的结论:楚云升的武力竟然已可以与焕平起平坐!

    这和他们的情报相差太远,很多人手里还拿着楚云升曾落水的报告,一个本体还不能御用能量腾飞自如的人,不论名声再如何的响,与空中来空中去给人极度震撼的焕相比,高下自然立分。

    然而现在看来,全都错了,武源果然就是武源,不管在其他方面如何,武力上,至今仍无人能够出其之右!

    令他们产生这种判断的还有另外一个致命的原因,长久以来,他们能猜测到楚云升的各个方面,但对楚云升变化莫测的武力,始终犹如一团黑雾,琢磨不透。

    许多曾进入过楚云升办公室的人,冷汗再次浸出后背,焕能够瞬间斩杀一个巅峰复苏的冰族人,同样道理,楚云升刚刚要是想杀他们立威,根本不会费吹灰之力。

    于是,他们再望向余寒武的眼神就稍有些不同了,楚云升透过焕彰显出来的赫赫力量,让这个小孩坐在天下共主位子上的筹码飞飚直奔,有些计划是需要稍微的修改修改了……

    众人心思的微妙变化,楚云升没法知道,也没有时间去研究,乘着焕话赶着话急着要去阻挡皇北樱进入反空间,他得以最快的速度坐实了此事,朝柯琳娜暗示道:

    “柯琳娜,该怎么做,交给你了。”

    作为曾经的英国皇室,怎么营造天下共主的气势,她比自己要更加专业,再加上她目前反抗军的身份,由她来处理奴役一事,最为合适不过了。

    柯琳娜点了点头,行动也很迅速,只略微思考了一下,便抬头道:“武源大人,可否借您的剑一用?”,

    楚云升不知道她借剑干嘛,但也没多想,物纳符中备用的还有好几柄,便顺手取出一柄,抛了过去。

    柯琳娜接剑后,恭敬地行了一礼,双手平捧着那柄长剑,异常庄重肃穆地来到余寒武身前,徐徐跪下,托起长剑。

    “陛下,请执此剑,以您号令天下的共主之名,赐予他们自由之身……”

    柯琳娜不亏源自正统皇室出身,只凭借着一举一动,寥寥几言,便将天下之主的尊严与地位,存托的淋漓尽致!

    余寒武的xiong腔剧烈地起伏着,望向楚云升。

    刚刚,姚翔与师傅的话,他都听到了,一字不差。

    当他知道了真相的那一瞬间,几乎站立不稳,如遭雷劈!

    瓜地,他挚爱的地方,还有冬儿……全都死在了刀坞人的手里,姚翔也承认了刀坞是他的人,幕后的人终于找到了,但这个人的目的又是为了恩师的妹妹,而恩师、恩师,不但对瓜地对妹妹们极好,还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更是自己传道的师尊,是自己活下去的支柱,是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剩下的一切的一切……

    他还是个孩子,即便再内慧,也只是个孩子!不知道如何去处理如此复杂的关系!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望向楚云升的目光中,没有剑,也没有共主,只有一个孩子的无助与向唯一能依靠的人的求助。

    楚云升感受到了他的目光,也明白他所承受的一切,但他现在无法告诉余寒武该怎么做,不该怎么做,这一关,他得自己过去,去承受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轻!

    活着,就得扛着!

    这是他师徒二人共同的命。

    余寒武不得不独自面对眼前的一切,深吸了一口气,目光缓缓落下,握起剑柄,停顿了片刻,仿佛在思索着什么,就在众人以为他无法胜任的时候,只见他忽然拔剑横指,剑锋之下,层层浪浪跪下密密麻麻的奴役!

    “神天在上,我以师尊武源之剑,以天下共主之名,赐予尔等自由之身,使你们的身体不再饱受奴役与饥饿,使你们的妻子不在遭受yin辱与杀害,使你们的后代享有众生之平等!

    跟随我之剑,斩荆披棘,生存与尊严,坚毅与忠诚,荣耀,世世代代,铭!”

    广场上黑压压的奴役们,顿时沸腾了,紧紧地搂抱着自己的妻子、亲人,哭声一片,惊天动地!

    他们的苦难是楚云升从来都没有体会过的,他们的生命犹如一猪一狗,任由践踏,他们的财产任由剥夺,从来不受保护,他们的妻子随时遭受jiān污,不受任何惩罚,他们的孩子成年前,犹如动物一般摆在试验台上,任由摧残!

    而他们渴望的也同样是楚云升无法知道的,其实很低很低,不是所谓的自由,而是生存能受到那么一丝丝的保护而已!

    诚然,奴役们沸腾如海洋一般的情景,固然有着柯琳娜多年来在噶尔洛夫卡市安插的下线煽动所致,但他们一浪盖过一浪地呼喊着天下之主的名字的气势,却令所有的人,都震撼不已,无法避开。

    就连焕都湿润了眼眶,此情此景,仿佛触动了他灵hun深处的一段记忆,那是一段悲壮的记忆,那是更加沸腾的海洋,万丈高空,都回dàng着那个伟大英灵的名字,令他永世难忘。

    他也有点后悔了,不知道和楚云升的这笔交易,是对还是错了?

    世间最强的力量不是迈入枢机源们的武力,而是dàng漾在人们心中的渴望与灵hun,最是坚柔不屈!

    柯琳娜也惊讶着,余寒武自己改了她为他预备好的话,只在那些话前,加了一句:以我恩师武源之剑!

    仅此一句,整句话的意义翻天覆地,不知将影响多久多久……

    而楚云升心中则如打翻了五味瓶,什么味道都有,但有一点和焕一样,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对了还是错了。

    余寒武用加进去的一句话,向自己表明了他最后的想法,作为一个孩子,能做到这样,楚云升其实自愧不如。

    如果能放下仇恨,跳出圈去,生命之外还有更广阔的天地么?

    余寒武得到了沸腾的海洋,丁颜说这不是自己的战争。

    可是,楚云升放不下,也无法放下,丁颜总有一句说的对,因为前辈的古书,他早已被捆上轰轰的战车,只有朝前奋力拼杀,永无退路。

    “楚,走吧,再迟就一切都来不及了!”焕叹息了一声,腾火而起,号令四方道:“出战!”

    昏暗的天空中,一道道流光般的轨道光痕,闪亮苍穹,那是空战部队在前进,黝黑的大地上,无数条长龙开出噶尔洛夫卡市,那是地面部队在结集。

    他们的身后,八百紫火呼啸长空,三千猛兽奔腾不息!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