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我就看看书 > 奇幻玄幻 > 寂静王冠 > 第一百七十八章 审判日

第一百七十八章 审判日

寂静王冠 | 作者:风月     & | 更新时间:2018-05-29 22:24:57
    “喂?喂?能听见么?”

    天空中传来一声雷霆的巨响,震得所有学生双耳轰鸣,几乎踉跄坐倒在

    就连学校内的湖泊都掀起了一层涟漪,微微震颤。所有人都愣住了,错愕抬头,看向天空。

    天空中有声音。

    那个似曾相识的声音咳嗽了两声,似是抱怨:“这个东西有用没用啊?你们变化学院总是研究出靠不住的东西出来……”

    隐约听见另一个声音压低了嗓子:“校长,你说话的声音太大啦,降低一点。”

    “唔?是这样么?原来如此!我会了,你闪开让我玩一会。”

    天空中一阵摩擦响动的声音,到最后,声音终于降低了下来,不再震耳欲聋,但是却在每个人的耳边响起。

    “好久不见,同学们!大家还好吗?”

    那个声音充满了热情和感慨,令所有学生都面面相觑,眼中闪过一道明悟和恐慌。

    有人低声呢喃,“不会吧?”

    “没错!”

    那个声音再次响起,慷慨激昂:“你们的校长,我,麦克斯韦,又回来啦!

    我去了外地这么长时间,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想念我呢?”

    “……”

    所有的学生一阵沉默,不知道怎么回答。

    “首先,想大家表示诚挚的问候,但愿大家在这一段时间里过得充实,愉快,学到了新的东西,对自己的人生有所裨益……总而言之,就是这样了。”

    校长在空中罗里吧嗦地说了半天之后,停顿了一下,声音严肃起来:

    “那么接下来。就要宣布一个不幸的消息了!”

    一瞬间,很多高年级的学生脸色都变了,包括夏尔,像是见了鬼一样,哀嚎:

    “等一下!”

    “还来?!”

    “——没错!

    后天就是我们的校庆日了!”

    校长兴奋地高喊:“校庆日,一年一度的死亡之日!试炼之日!

    一年级、二年级一直到六年级的同学们。大家做好了挂科留级的准备了么吗!

    最近我在东天竺公司的投资代理人告诉我,我一直想要买的雪茄工厂已经正式买到了,所以为了大家能够多交一些补考费,这一次我会把难度上调很多,希望大家不要害怕,保持一颗平常心。

    恩,就是这样!”

    他轻声笑起来,“那么,请大家尽情地享受这令人讴歌的青春吧!我会期待大家的挣扎和表现的。”

    那声音戛然而止。如同幻觉一般,像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在叶清玄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听见整个学校里传来的巨响……

    “不要啊!”

    “有没有搞错?”

    “不是说今年取消了么?!”

    就像是一瞬间掉进了魔窟里,那是铺天盖地的哀嚎声!学生们哭天抢地,如丧考妣,几乎瞬间失去了人生的希望。

    “这是怎么了?”

    叶清玄还在和白汐面面相觑、一头雾水的时候,夏尔已经飞快地从地下室里拖出了巨大的皮箱,开始翻箱倒柜了!

    “你们还愣着干嘛?”

    夏尔看了他们一眼:“赶快收拾东西啊!”

    他不等叶清玄他们反应过来。像是逃命一样地塞满了整个行李箱,然后对书房里高喊:

    “老师。你铺盖收拾好了么?我们准备出门采风吧!

    这次去勃艮第怎么样?我听说那里去年雨露充足,今年的红酒一定不错,而且还便宜!”

    亚伯拉罕愁眉苦脸地叹着气:“年年这个时候去采风,总不是个道理啊。”

    “不去就得死啊,老师。”

    夏尔慌了,“你可得考虑清楚!”

    “只是校庆日而已吧?”

    叶清玄一头雾水:“用得着这么害怕么?”

    夏尔回头看过来。脸上神情复杂。

    左脸写着一言难尽,右脸写着伤心欲绝。

    “叶子……你该不会还以为校庆日就像小说里一样:大家一起每个班级出个节目,来段演奏,开个咖啡厅或者鬼屋就可以打混过去吧?

    校庆日就是审判日啊!”

    “没有那么可怕吧?”

    夏尔回头,看了亚伯拉罕一眼。亚伯拉罕叹了口气,点头:“给叶子好好解释一下吧,也好做心理准备。”

    夏尔无奈耸肩,露出了慷慨悲歌的神情。

    “至少一半。”他说。

    “嗯?”

    “至少一半。”

    夏尔说:“在这一次校庆里,至少会有一半的学生会挂科,还有一半毕业生因为无法通过自己的毕业试炼而留级。

    接下来的一周之内,整个皇家音乐学院都会变成地狱,充满血泪和绝望的魔窟。”

    叶清玄被他说的心里发毛:“没有那么夸张吧?”

    “听好了。”

    夏尔沙哑地说:“接下来,我要诉说的就是萦绕在学院之上的永恒恐怖,无数学生的血泪所书写成的历史。”

    叶清玄本能地一窒。

    仿佛有腥风血雨,扑面而来!-

    在从前,皇家音乐学院的校庆日是整个学院一年内最值得庆祝的时辰,无数院系张灯结彩,大礼堂里准备盛大的宴会,香槟和啤酒不限量供应,晚上还有篝火晚会和无数女孩儿们向心仪的男子表白的节目。

    当天晚上整个阿瓦隆的旅馆房间都会被学生们订满,两个月后就是未孕先孕的案例高发期……

    虽然有着种种不足,但总体上来说,称得上令人心脏扑通扑通甜蜜蜜的美好节日。

    然而,这一切,在麦克斯韦校长上任了之后,就变了!

    宴会取消了,节日没有了,篝火晚会从此只有在梦中能够出现了。

    阿瓦隆里大半旅馆在这一天损失惨重。所有的学生在黑夜里噤若寒蝉。

    这一天从此变成了地狱试炼的代名词。

    从那时候开始,‘校庆日’变成了持续整整一整周的可怕活动——也是所有准备毕业的学员的试炼之一。

    简而言之,就是一次惨无人道的竞争比赛,胜生败死虽然不至于,但肯定生不如死。

    而且天杀的是,所有学生都必须参加。强制性的!

    在校庆日的活动中,过关则罢,所有落选的人会被执行处的人扣除学分,成绩越惨,就扣的越多。

    个人成绩导致留级就算了,今年一年的蹉跎和努力都白费也就算了,但更糟糕的是:学院会根据院系学生的表现来划分本年度的预算和资源分配。

    如果一个院系的学生过关率达不到百分之六十的话,那么下一季度的资源和预算就会直接砍掉一半。所有的执教老师被怀疑其执教能力,扣除年底奖金。

    奖金那么一点钱。说实话老师们都不是很稀罕,但重要的是面子啊!面子!

    也就是说,假如你考糟了的话,整个院系都会想办法干掉你!

    就连校委会对校长的裁决也没有办法多嘴——虽然他们努力从校长的手中抢走了‘期末考试’的权利,但是却没有想到,不能插手期末考试的校长直接讲校庆日变成了一个比期末考试更加可怕的地狱。

    而且对此,他们无从置喙:校长的司职之中明明白白地写着,他有安排一切庆典活动的权利。

    只要他们一天还不是校长。就一天不能将这个荒谬的庆典停止下来。

    “啊哈哈,听起来并不可怕嘛。”

    叶清玄听完之后。抚掌大笑:“只是考试而已,这个我擅长啊!”

    “说成‘考试’是没错,但校长嘴里的考试课不是填张卷子就可以搞定的好么?”

    夏尔斜眼看着他:“前年校庆上的死亡试炼之一是‘死亡铅球’,要让学生自行控制以太,将一个立方的铅块雕琢成标准圆球。

    不准使用任何工具,不能使用任何其他的装备。

    并且在一个小时之后。要亲手控制着自己的作品参加一场竞速比赛。

    长达六千米的赛道上面全都是陷阱,整个过程中,乐师都要保持超远距离的感应和高强度马拉松式的精密控制。

    只要一个不小心就会在挂在阴沟里。在半路上球碎了,或者滚出赛道都算失败……而且为了体现竞争精神,比赛还不禁止互相干扰。也就是说。你恶意的将别人的球推进陷阱里,是可以加分的。

    你能够想象么?

    有多少人的友情破裂在这一场比赛之中?”

    “……”

    叶清玄沉默了,他想了想难度,又脑补了一下那惨烈的画面,顿时有些发毛:

    “最后有多少人通过的?”

    “六个。”

    夏尔冷淡地说:“整个学院,几千名学生,只有六个人通关,其中只有一个人到达了终点。

    其他五个人全都靠着让其他人失败而凑齐的分数,通过了毕业考试。

    至于剩下的学生,全都死到不能再死,当年学分创造了历史新低。第二年,因为预算的消减,整个学校都差点穷到出门要饭!”

    说到这里,夏尔比划了一个抹脖子的姿势,“现在你知道校庆日对于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了吧?”

    “呃……”

    叶清玄终于感觉到了不安,“也就是说,只要我们挂科了,明年的预算就一定会长翅膀飞掉咯?”

    “没错。”

    夏尔点头,“别的不说,校委会就一定不会放过我们的。”

    “这么大的事儿你也不早说!”

    叶清玄被吓得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谁能料到校长那个神经病忽然回来了啊。”

    夏尔叹气,“况且,说了有什么用?我们系大猫小猫一共四只半!那半个还是老费!想要互相刷分儿都没得刷好么!”

    “那怎么办?”

    叶清玄挠着头发:“跑?”

    “晚了。”

    夏尔指了指窗户外面的天空,“你没发现我刚刚就没再收拾东西了么?

    现在学院的结界启动了,许进不许出,敢出去的一律按照弃考处理。

    今天正好是返校日,你死心吧,谁回来了都跑不了。”

    叶清玄左思右想,想不到什么好办法,无奈叹息:“也就是说,我们只能等死咯?”

    “不要放弃希望啊,垂死挣扎一下也是有必要的嘛。”

    夏尔露出严肃的神情,“万一咸鱼翻身了呢?”

    看到夏尔这副鬼样,叶清玄就知道了。

    这次考试,绝对完蛋了。(未完待续……)

    PS:没错,这一次我准备写点乱来的东西搞一搞。年年学院大比,太没意思了。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