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我就看看书 > 都市青春 > 山洼小富农 > 第785章 明珠太小

第785章 明珠太小

山洼小富农 | 作者: | 更新时间:2018-03-06 06:09:08
    温煦和严冬两人这儿正愣着神呢,吴诚抬头看到了两人,认出了温煦两人之后,居然不可思议的脸上带着微笑走到了两人的旁边。

    “温煦,严冬,你们也来这儿玩?哪个包房啊”说完转头对着站在他身后不远的经理说道:“他俩包间今晚的消费记我的账上”。

    严冬立刻笑着回道:“算了,我这儿也是别人请客!”

    说完严冬还望了温煦一下,眼神中明显的带着一点儿寻问:我说哥们,这是演的哪一出啊?

    温煦也不知啊,听着吴诚说话的语气温煦都觉得自己似乎跟这货有多熟似的,其实温煦跟他最多也就是几面之缘,要说关系好不好那才是扯淡呢,被人撬了前女友还跟人家关系好?温煦还没有贱皮子到这地步。

    “嗯,你也过来玩啊!”

    所谓的伸手不打笑脸上,温煦看吴诚是不顺眼,但是绝对谈不上什么深仇大恨,温煦这儿认为卓奕晴的离开固然有吴诚的因素,但是最主要其实还是两人间的感情没有经受的住考验嘛,再说了现在自己和师尚真儿子都有仨了,杯子里的幸福都要溢出来了,所以以前的事情不能说完全放下,不过也不太拿它当回事了。

    当然,让温煦把吴诚当朋友那也是扯淡,温煦最多也就是把吴诚当一个知名道姓的路人甲罢了,其它的一概没有兴趣。

    “我这儿约了两个朋友,要不要一起坐一坐?”吴诚居然开口相邀。

    温煦脸上带着笑,轻轻的摇了摇头:“我们这儿也是跟朋友来的,以后再说吧!”

    这个以后再说那相当于是永远都别谈了,哥们没空和你这货谈什么交情不交情的。

    吴诚闻言笑了笑:“那咱们下次再说!”

    留下了这句话,冲着温煦和严冬颔首示意了两下之后,错开了两人向着自己的包间走了过去。

    看到吴诚转过了拐角,严冬转头瞅了一眼温煦:“这怎么说?”

    “你问我我问谁去!”温煦同样是丈二金钢摸不着头脑,实在不明白吴诚怎么会这么热情,以前冲自己这边点个头就算是不错的了,今儿这又是握手又是点头的脸上还挂着笑,让温煦小哥俩一时间心里觉得有点儿毛毛的,像是看到了一条蛇在自己面前‘扭’过似的。

    “你们没有偷偷联系?”严冬追问了一句。

    “跟他我能有什么联系!再说了凭什么我要和他偷偷联系!”

    温煦瞪了严冬一眼之后,推了一把好友的肩头:“行了,咱们快点儿回去吧,这一趟厕所上的,直接在外面呆了十五分钟!”

    严冬笑了笑和温煦并肩而行。

    一回了屋里,立马就有人提到了两人上厕所的问题。

    “嗨,别提了,要不是谁刚才占着厕所,我们何至于从厕所到门这儿短短的二十来米遇到了两拨故人!”

    严冬笑着应了一声之后坐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然后和旁边的姑娘开始玩起了色子。

    “遇到了谁啊?”

    等温煦一坐下来,赵德芳轻啜了一口手中的酒,对着温煦顺口随意的来了这么一句。

    “谷甜和吴诚!”温煦随意的回道。

    赵德芳愣了一下,然后问道:“哪个吴诚,还有这谷甜是谁,我认识?”

    “吴诚就是那个在我之后和卓奕晴谈过的那个富二代,谷甜是严冬上大学时候暗恋的高中女同学啊,你这什么记性啊”温煦嫌弃的望了他一眼。

    “哦,这能怪我么,吴诚这个名字太大路货了嘛,光我认识的就有仨,只不过是发音同,字不同而以,对了你跟吴诚还能聊的起来?我觉得严冬和他也没什么生意往来吧?”赵德芳听到温煦和吴诚聊起来,也有点儿觉得不可思议,温煦的性子他是了解的,怎么可能和吴诚聊起来呢?

    温煦琢磨了一下,还是没有想出原因来:“我也奇怪呢,这家伙看到我直接咧个嘴乐了,弄的我还向后看了一眼,以为他对着别人笑呢”。

    “这样啊!”赵德芳把放到了嘴边的酒瓶子放了下来,在手中随意的转了两圈,思考了约四五秒,顿时眼睛一亮。

    “怎么着你想到了?”

    赵德芳道:“我觉得估计是这个原因,我上次听一个朋友说,现在明珠有些富二代喜欢凑在一起玩斗狗,现在栋梁的崽儿胜出率满高的,屈莺儿、周茜,包括卓奕晴现在似乎没事都会去玩上两把,估计是盯上你们家栋梁了”。

    “斗狗?”温煦听了苦笑了一下,然后不再言语了。

    一帮子人凑在一起扯淡,说实话也挺无聊的,温煦到了后来主要就是伸着耳朵听房间一角小乐队唱歌,小乐队的歌都是抒情缓柔的,挺对温煦的脾气的,而且唱歌的小姑娘除了相貌不错之外,还生了一副好嗓子,尤其是唱邓丽君的歌,居然到了**分神似。

    “怎么,有兴趣?”

    温煦正听着歌呢,突然间觉得一只大手拍到了自己的肩膀上,转头一看是向东,于是挪开了一点儿,让这家伙坐下来。

    “有兴趣是有兴趣,你准备把她介绍给我,那我打电话回去问一下”温煦现在心情不错,居然和向东开了一个玩笑。

    “算了,你们家那位生气起来吃人!”向东笑着坐到了温煦的旁边。

    接下来两个几乎没有接触过的姨哥和姨妹夫开始谈,内容同样没有营养,如果是温煦主导话语权的话估计都能把人给闷死,因为两人太多不同点了,好在向东这家货是搞引资的,在温煦面前又摆不起架子来,最主要的是这人说话挺风趣的,所以在外人看来这哥俩谈的挺‘热络’。

    在包房里又耗了三个多小时,人陆陆续续的离开了,反正就是找借口呗,谁也没有兴趣问到底是回家,还是和身边的美女聊出了兴趣一起深耕细作去了,反正最后出包间的就是温煦哥仨,带上向东。

    “你先回去吧,我今儿跟我妹夫一起住酒店去”向东轻轻的对着自己旁边的副处来了一句。

    那位也识相,冲着大家点了点头然后抢先离开了。

    温煦听向东这边要和自己一起去住酒店,不由的心里苦笑了起来。反正他觉得今天这事情太过于诡异。怎么一个个看到自己都这么热情啊,让人一琢磨都有点儿人。

    不过既然向东提出来了,温煦也不好拒绝,只得脸上挂着笑,心里叫苦。

    “那正好一起,大家回酒店继续喝!”严冬到是挺开心的,一听说向东要一起回酒店,立马开心了起来,伸手揽住了向东的肩膀使劲的拍了一下。

    向东被严冬的动作弄的一愣,眼睛里飞快的闪过了一丝不快,心道:你谁啊,哥们的肩是你能拍的么?

    好在向东的念头从心里只是一闪而过,神情立马恢复了正常。

    可惜的是这一瞬间被温煦捕捉到了,原本一晚上建立起来的那一丢丢的小好感,立马嗖的一声不见了。

    温煦明白,向东虽然表现的和大家一起很融洽的样子,但是在他的心中他还是个**,严冬的动作自然让他感觉不高兴了。虽说温煦和向东是亲戚,但是如果说比较的话,严冬的重要性自然要远胜于向东,所以这胳膊往哪里拐还用说么?

    向东可不知道,自家的一个小眼神,就把自己一晚上精心建立起来的表象给扯破了,自己准备的事情还没有提出来就破灭了。

    温煦是不明白大家族之间的事情,虽说都是同一家人,受宠爱的和不爱宠爱的那办事能力完全就是两码事,虽说外人一看都是谁谁的孩子,但是圈内的人都明白,你想办事他们家找谁谁可以,找那个谁谁跟本就不顶事!

    向东就是家中不顶事的孩子,虽说社会上正常人三十岁出点儿头的正处按理说不慢了,但是比起人家三十岁的副厅那就慢了嘛,于是向东看到了温煦之后下意识的想靠着温煦来个迂回,想让温煦吹吹风在这次的提拨上一举敲定个实权副厅的位置。

    温煦不知道向东琢磨什么,就算是知道了也不会帮他去问什么的,自己不求妻爷办事大家才相处的自然和谐,一沾上这东西那味儿就变了,自己这边就和那些人个样了,温煦没兴趣和老爷子说话的时候还要想这想那的,大家这么轻松的活着就挺不错的,话再说回来这些经过风云变幻几十年屹立不倒的老头子,那一个个都是人精,哪这么容易糊弄的。

    既然回酒店再喝点儿,那么就去呗!温煦一行四人就这么施施然的出了包房。

    让温煦没有想到的是,自己这个房间早就被人给盯上了,不是别人,正是小广告公司的老板贝士伟,这家伙时不时的出来转上一圈儿,然后当他看到了温煦房间里走出来韩韬、阿昂佐这些人的时候立马眼睛亮了。

    当然了贝士伟认识韩韬他们,但是韩韬不认识他啊,原本他准备带着谷甜到包房里来敬个酒什么的,但是今天他求上的人张口说了,在这地方没事干别上人的房间里去,丢脸!如果没有这话贝士伟早就拉着谷甜杀到温煦的包间里去了。

    贝士伟看到温煦走了但是包房的门还开着,下意识的跑过去看了一眼,这才发现人都已经走光了,虽说贝士伟借着尿遁没有看全所有从包房里出来的人,但是就是他看到的五六个都让他忍不住直咽口水。

    心中琢磨着这些人只要其中有一两把其公司的广告业务交给贝士伟,贝士伟也就满足了,退一步就算是大活拉不上,像是边边角角的小活,类似什么宣传册啦之类的,贝士伟觉得这也不错啊,总比现在出个菲林,打个版什么的好吧。

    等着贝士伟这边的活动结束,贝士伟拉着谷甜上了车了,这次手脚老实了很多,没有再对谷甜毛手毛脚的了,而是仔细盘算了一下。

    “小谷,以后公司的业务可就靠了你啦!”贝士伟笑眯眯的冲着谷甜说道:“你那个朋友可是个大能人,认识的人随便指头缝漏漏都够咱们公司吃的……”。

    谷甜这儿望着滔滔不绝的老板,再看看他已经谢了的顶,不由的觉得有点儿反胃,看今天的严冬,再看这个昨晚还趴在自己身上的老男人,谷甜的心里那叫一个惆怅啊,她明白这男人的意思是什么,他的眼中只有拿单子,至于其他的,呵呵!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