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我就看看书 > 都市青春 > 特战狂兵 > 第739章:艰难的缺氧问题

第739章:艰难的缺氧问题

特战狂兵 | 作者: | 更新时间:2018-03-02 05:44:14
    后面那种未完成使命的悲伤,是比前面的悲伤更加悲伤的事情。

    尚斯文刚看懂了秦照的意思,就立刻说道:“秦哥,你那师傅活了几百年了,本来就人老珠黄将死之身了,能维持性命全靠那一窝蛊虫,后来他把蛊虫全给了你,他当然要死了,你不一样,你还早着呢,没了蛊虫,你也还能活个一两百岁吧,看你炼体练得,身体一点病毒和杂质都没有,干净得跟块玉似的,说不定还能活个两三百岁呢,方心,有的活。”

    秦照被尚斯文逗乐了,不过好像真的像尚斯文说的那么回事儿。所以秦照也放心下来,至此,他后面那种悲伤顿时就消散了,而前面那种失去师傅的悲伤也渐渐抛在了脑后。

    秦照又吐了一会儿,把肚子里还没消化干净的,还和粘稠的胃酸混在一起的食物全都吐了出来。吐到没东西可吐了,秦照就在那吐水,那其实是胃酸,强烈刺鼻的盐酸和腐臭混在一起的气味儿把电磁女早早地就恶心走了。最后,胃酸也吐得快要干涸掉了,秦照终于吐到无物可吐了。秦照感觉全身都轻了一大半,仿佛要随风飘荡起来,这种奇妙而飘逸的感觉就像一次性吸了一整包的烟,又像生生喝下去了一大瓶乙醇,醉的人头晕转向。不过,这很舒服,很轻松,没有一丝压力。这和喝酒抽烟弄多了也不尽相同,抽烟抽多了不仅飘逸,而且恶心,而喝酒喝多了不仅飘逸,更是胀肚子,这两者都比现在秦照的感觉要差得多。更确切地描述秦照这种感觉,应该是说:像睡在了一片踏实而柔软的云里。

    “秦哥,好些了吗。”尚斯文看着满脸自在的秦照说道。

    秦照自然是点了点头。他说:“这种感觉刚刚让我想到了抽烟。”

    尚斯文笑了笑:“怎么会想到抽烟呢。”

    “飘飘的,轻松的感觉。”秦照说道。

    尚斯文把水递给秦照,秦照这次接下,喝了。喝了很多,一下子干掉了大半瓶。然后秦照歇了一会儿,喘了几口气,接着,继续喝,像醉汉喝酒一样。这瓶水很快没了。接着,秦照试图站起来,尚斯文包括旁边的迈克都上来扶着。

    “嗯?哲思那厮呢?”尚斯文问道。

    “跑了,”迈克说,“跟他张姐跑去卧室打游戏了。”

    尚斯文没再说话,秦照指了指卫生间的位置,尚斯文和迈克立刻扶他过去卫生间。

    “秦哥,你没了蛊虫,是不是你的炼体就废了?”尚斯文问道。

    “当然不,只是要重新炼。”秦照说道。

    到了洗手间,秦照趴在水池上开始洗脸洗手。趁这个机会,尚斯文立刻去把刚刚秦照吐过的箱盖拿了过来,洗干净了。

    秦照渐渐恢复了体力,能自由行动了。“我们什么时候能回去。”他问道。

    “还不行,”尚斯文说,“外面那个独角鲸一定在海面上等着我们。”

    秦照不说话了,他变得忧郁起来。

    “别这样嘛,秦哥,走,咱去喝酒去。”尚斯文说道,拉着秦照和迈克去餐厅。

    秦照问:“你老实说,我们的氧气够吗。”这是他最担心的问题了,在海底呆多久倒没什么,就怕氧气没了……氧气一缺,那只能把潜艇浮上海面去,但这就无异于自投罗网,那艘独角鲸潜艇在海面上所能看到的一切就是他们铺下的网,上去就是死……而且,说不定上面还在搅动起“地狱之门”呢……呵呵,当初还以为是什么鬼东西,原来就是高司令搞出来的吓唬他的……也许在海南岛的时候,高司令就想杀了他了,所以才在那里制造了龙卷风,不过秦照跑路跑掉了……所以,现在海面上还不知道有多少个龙卷风呢,还是海下面安全。

    尚斯文无奈地摊手,他说道:“呵呵,当然是不够的,这么小个潜艇,我们当初也没考虑到这种极端情况啊,要是考虑到了,我们完全可以储备更多的氧气,唉,恨啊。”

    “那我们怎么办,我们还能坚持多久。”秦照说道。

    “两天……不过,秦哥,从现在开始,我们省着点用,应该还能撑个把星期的吧,这是最好的情况了。”尚斯文说道。

    “这氧气还能省着用?怎么省,你告诉我。”秦照说道。显然他有点烦躁了,遇到这种事,除了尚斯文,都是很烦躁的。

    “当然可以省,秦哥,从现在开始,你少说点话,不要激动,就是省了。”尚斯文说道。

    “这每人能省几升氧气啊,你跟我说这样就能多撑五天?”秦照说道。

    “秦哥,你看,你又在浪费空气了。”尚斯文说道。

    一句话噎住了秦照。这句话很经典,呵呵,浪费空气。

    接着,尚斯文又把秦照和迈克往餐厅推,并冲卧舱里喊了一声:“吃饭了!”

    卧舱里顿时传回来王哲思的叫喊声:“等会儿,这局打完,就上王者了!等会儿啊,快结束了!推到水晶了!啊,张姐救我!”

    “又在玩那个农药游戏了。”尚斯文说道。

    迈克插了一句:“哎,斯文,王哲思不是树人吗,他难道不能给我们提供氧气。”

    “我去,哥,你牛,这都能想起来,他是人,是一个动物,不是植物,ok?”尚斯文有点无语地看着迈克。

    “那不是有叶子吗?怎么不能提供氧气呢?”迈克说道。

    “那叶子也不是植物的叶子,是动物的叶子,我去,哥啊,哥,你高中生物怎么学的,要植物啊!光合作用啊,你光合一个给我看看,哎呦我的哥,就服你。”尚斯文说道。

    “说什么呢,你们。”电磁女说道。他和王哲思心满意足地从卧舱里出来了,看上去真的是开心的不得了,一看就知道打赢了,终于上王者了。

    “哲思啊,我说你不行,你还吹牛逼,看,打三个月才打到王者,还是靠你张姐带上去的,你也太弱了。”迈克说道,他邪邪地看着王哲思笑。

    尚斯文也邪邪地看着王哲思,说道:“哲思,你们迈克哥哥教你做个光合作用给他看看。”

    “光合作用,那是什么鬼?”王哲思说道。

    尚斯文一脸嫌弃地招了招手,算了算了,他差点忘了,王哲思是初中生毕业的,没念高中……照理说江苏省的初中也该学了植物光合了,可是他居然一点都不懂的样子,看来从小到大就是个学渣。

    饭桌上,开饭前,尚斯文郑重地宣布:“咳咳。”他用手捏成拳头状,有模有样地凑到嘴边咳了两声,顿时就引发了王哲思和电磁女的爆笑。迈克和秦照倒是严肃地很,因为他们深知他们现在面临的困难。

    “同志们。”尚斯文继续说。“下面……”

    王哲思和电磁女又开始笑了,打断了尚斯文的话,尚斯文一脸尴尬地看着他们。王哲思指着尚斯文笑着说道:“你们看,他像不像咱们国家的开国皇帝,哈哈哈。”接着王哲思和电磁女一起大笑起来,电磁女点着头,“还真有点像,斯文,好样的!堪比皇帝了!长了副皇帝脸,哈哈哈。”

    迈克也被这两人逗笑了,但只是皮笑肉不笑,忍着的。

    尚斯文没说话了,他静静地等着,王哲思和电磁女笑了半天,发现面前的三人都在看着他们,都在严肃地看着他们,他们也不好意思再这样了,也忍了下来。

    尚斯文并不在意,继续重复刚刚的动作,把捏成拳头状的手有模有样地凑到嘴边咳了两声,“咳咳……同志们,下面我要公布一个横环在我们面前的非常棘手的困难,我们的氧气只够我们用两天了。”

    “那我们两天后可以到海面上看看,如果独角鲸走了,我们就可以上去换气了。”王哲思说道,像是在宣布一个他刚发现的伟大宇宙公理。

    尚斯文看着他说:“高司令是要让我们死,你的意思就是让我们上去送死。”

    “两天后,他们也该走了。”王哲思说道。

    “对,他们肯定认为次声波已经击溃了我们,他们肯定要走的,最多我们再省着点用氧气,保险一点,撑个三天,他们也该走了。”电磁女说道,像是再说一件再也明白不过的事情。

    “不,”尚斯文说,“我可以告诉你们,高司令不但不会走,还会疯狂地在这里搜寻我们。”

    电磁女和王哲思不说话,显然他们不相信高司令的耐心。

    “我再说一遍,高司令是要让我们死,不是跟我们玩。”尚斯文重复了这句话,高司令是要让他们死。

    “那我们怎么办,我们不能上去,那在这里不也是等死。”电磁女说道。

    “这就是我刚刚所说的,我们已经面临的困难,我们不能浮上海面换气,那样太危险,同样我们也不能在海底呆太久,这不被我们的氧气储量所允许。”尚斯文说道。

    王哲思往椅子上一靠,从迈克手上抢过一只刚点燃的雪茄,抽了一口。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