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我就看看书 > 奇幻玄幻 > 特种神医 > 第二十章 《十问歌赋》(求月票!)

第二十章 《十问歌赋》(求月票!)

特种神医 | 作者:步行天下      | 更新时间:2018-05-07 20:41:38
    杜仲从一开始就知道,在暗劲的比试中,绝对赢不了鬼索,所以才在鬼索让他出全力的时候,询问是不是任何技巧都可以用!

    对于明劲的力量,杜仲有着相当大的自信。

    即便是鬼索,也没有办法利用暗劲来抵消杜仲明劲的力量!

    因为借势是要和对方势同步,如果无法做到跟上对方的速度,那就无从借起!

    杜仲明劲力量,速度、方向无一不是接近极限,所以鬼索借不到!

    这一刻,鬼索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李耀阳会在组织的会议上提起杜仲,而且还不惜颜面的告诉众人,他是被明劲期的杜仲打败的!

    若是角色对调,鬼索也会这么做!

    “我输了!”

    凝望了杜仲几秒,鬼索才长长的吐了口气,很果断的说道:“你很强!”

    杜仲点点头,有些愧疚的说道:“我也没想到会伤到你,见谅!”

    “无碍!”

    鬼索摆了摆手。

    杜仲抬头看了看天,见天色已晚,说道:“既然结果已分,我也该走了!欢迎随时挑战。”

    “好!”

    鬼索说道。

    杜仲点点头,转身离开树林。

    因为在郊区的缘故,杜仲根本找不到出租车,无奈之下,只得一路朝着城中走去!

    树林中。

    随着杜仲的离去,鬼索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此人,当真是深藏不露,以我承受的那一拳估计,他以明劲的实力,就能和暗劲合一期的强者对抗!”

    “所以那一拳之后我立刻认输,我很清楚这一拳之下,我不是他的对手!”

    李耀阳闻言浑身一颤!

    明劲期,能和暗劲合一期的强者对抗?

    杜仲那一副单薄的身子,到底强悍到了什么程度?

    “最重要的是,不管他的明劲还是暗劲全无章法可言,不在任何门派的技法内,更不受任何门派的束缚!”

    鬼索眯着眼,呢喃道:“在暗劲的特点和使用技巧上大巧若拙,给人一种琢磨不透的感觉!或许这就是在杀人伤人中磨练出来的最有效的技巧!”

    李耀阳长长的吐了口气。

    他没想到,鬼索对杜仲的评价居然会有这么高!

    不过,他可没忘了初心,鬼索之所以会来,就是因为他向组织推荐了杜仲。

    如今,杜仲打败他的仇虽然没报,但也能让组织里的人知道了,他推荐的人并不差!

    “你觉得,把他推荐给组织,可行吗?”

    心念所及,李耀阳顿时张口问道。

    “绝对可行!”

    鬼索点了点头,随后又补充道:“这事先不急,等过几天找时间跟他聊聊再说!”

    ……

    第二天,医院诊室!

    杜仲刚把诊室打扫完毕,秦老就来了。

    “这么早就来了?”

    望着一尘不染的诊室,秦老心情大好的呵呵笑道。

    “最近事情太多,耽误了不少学习的时间!”杜仲笑了笑,说道:“利用空闲的时间,能多学一点是一点!”

    秦老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才像是一个虚心求学的学子!

    “这段时间,你一直在这里陪诊,望字诀也学得差不多了!”秦老思索着说道:“你的学习进度,已经完全超出了我的预期!”

    的确,杜仲在部队中培养出来的超强记忆力,以及快速学习能力在中医的学习声,得到了极大的体现!

    对杜仲来说,这种进度甚至还有些慢了!

    要不是因为事情太多,中医的学习早就进入下一个阶段了。

    “接下来,我就教你问字诀和闻字诀吧!”

    看着杜仲,秦老哈哈大笑道:“你早一天出师,老木头也就少烦我一天!”

    提起木老,杜仲顿时苦笑一声。

    虽然他已经拜进了木老门下,但是木老却并没有教他什么东西,只是让他累积实战经验,从而加深对暗劲的感悟!

    杜仲相信,随着实战经验的累积他的实力必然会越来越强,但是这种提升速度却也着实有些慢了。

    杜仲也很清楚,内家拳并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练好的,只能慢慢来。

    正是因为了解这一切,这几天来,杜仲才没有去打扰木老。

    “今天就不开诊了!”

    望着杜仲的模样,秦老一脸严肃的说道:“现在我开始教你问字诀,下午的时间,就用来实践吧!”

    杜仲点点头。

    “问诊,是通过询问患者或其陪诊者,了解病情,包括病的发生时间、原因、经过,病人是不是存在既往病史,患者病痛的所在,以及生活习惯、饮食爱好等等这些和病有关的都要问才能了解清楚。”

    “所以问诊是了解病情和病史的重要方法之一。在中医四诊中占有重要的位置!”

    “真正的中医只问大小二便的性状、次数等一些情况,不会一开口就问病人得的是什么病,一开口就问是什么病的,只有所谓的民间大夫和西医医生,他们不配叫中医!”

    秦老走到诊桌前坐下,讲起课来。

    “问字诀的运用,建立在望字诀的基础上,加以佐证!”

    “结合望字决,综合分析,做出判断!”

    每一次讲课的时候,秦老都面色严肃,生怕讲漏了其中一点!

    而杜仲,也向一个奋发向上的乖乖学生,伏耳倾听着。

    “《素问·三部九侯论》中提到:必审问其所始病,与今之所方病,而后各却循其脉。”

    “《素问·疏五过论》中也提到:凡欲诊病者,必问饮食居处!”

    “这些足以证明,问字诀在中医看病一脉,有多重要!”

    杜仲点点头,望字诀虽然能看到患者的大部分病症,但有一些病症却是没办法看出来的,正如他个李亚东的比试一般。

    他能看到的东西,李亚东却看不到!

    纠其原因,是因为李亚东的实践经验太少,对人体也没有杜仲熟悉!

    虽然杜仲对人体有很深的了解,但也总有一些地方和病症是他看不到的,而这些地方就只能运用问字诀来解决。

    “经过数千年的沉淀,一些大医学家将问诊主要归纳为十问,并且编写出了十问篇!”

    “十问篇,出现在《景岳全书传忠录》中,是明代医学家张景岳总结了前人问诊的要点,而写成的,到了清代,陈修园又将其略做补充的。”

    说到这里,秦老从抽屉里翻出了一本《十问歌赋》递给杜仲。

    这本书非常的薄,只有几页纸的重量,书中的十问歌也写的非常的简洁!

    “一问热寒二问汗,三问头身四问便,

    五问饮食六胸腹,七聋八渴俱当辩。

    九问旧病十问因,再兼服药参机变,

    妇女尤必问经期,迟速闭崩皆可见。

    再添片语告儿科,天花麻疹全占验。“

    看了一遍,杜仲就把十问歌一字不露的记了下来。

    等杜仲把十问歌记下来之后,秦老才微微一笑,说道:“十问歌提出的问诊要领颇具规范性。但是到了临床实际中,切记不能刻板对待,应该要有目的地重点探问,围绕患者情况来问。”

    杜仲点头应是。

    他也不是一个死板的学生。

    “除此之外,你特别要理解中医问诊的目的,重要是为了辩证,不同于西医学的完全辩病!”

    “比如,问寒热,要问清楚是恶寒发热和寒热的轻重主次,还是但寒不热,但热不寒,又或者是寒热往来。发热是状热还是潮热,又或者是身热不扬的感等,以次来分辨病位、病性!”

    “问疼痛,要问清楚是胀痛、走窜痛、刺痛、固定痛、冷痛、灼痛、绞痛、隐痛、空痛、和疼痛的位置能否用手去按,以次来辨别寒气血的虚实,从而为治疗提供重要的依据!”

    秦老说得非常的详细,那模样就好象他的眼前就有一个病人存在似的。

    杜仲也听得清清楚楚,没有丝毫疑惑的地方!

    “另外,还要注重内外环境、气候、居住地区、生活和饮食嗜好、性格情绪、体质类型等等与疾病之间的关系,特别是针对妇女和儿童等不同对象,更需要详细的观察,仔细的明辩和判断!”

    ……

    说到很久,秦老终于是停了下来,喝了口茶!

    “怎么样,能理解吗?”

    秦老笑着问了一句!

    因为杜仲的记忆力太过强悍的原因,秦老特意加大了讲课的内容力度,语速也比平时快了许多。

    他想看看,杜仲的潜力,究竟有多强?

    在这种一股脑的说讲中,杜仲的记忆力,还有没有那么强悍?

    “能!”

    对于秦老的问话,杜仲一脸自信的说道:“全都记下,也理解了!”

    “这么快?”

    秦老愕然,虽然对杜仲的记忆力早已习惯,但是这才刚刚说完,杜仲就说理解了?

    只是全部记下的话,秦老并不会吃惊,但要说全部理解的话,那可不同了!

    记忆跟理解,可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层面啊!

    在秦老那惊讶愕然的注视下,杜仲一脸平静的点了点头。

    “好!”

    秦老哈哈一笑!

    既然杜仲自己都点头了,那就绝对不会是假的!

    “时间也差不多了,换上衣服,跟我走吧!”

    大笑声中,秦老给杜仲递来一件医师服……

    从秦老的诊室出来,俩人直接来到了住院部。

    在住院部的楼道里,来回走了一圈,秦老正选好一间病房,刚要走进去的时候,突然一个叫喊声传了过来。

    “放开!”

    熟悉的怒斥声,从前方那间豪华病房中传来!

    听到这个声音,杜仲当即停下了脚步,眉头顿时就皱了起来。

    “古慕儿?”

    与秦老对视了一眼,杜仲急忙朝那间豪华病房走去。

    (特种神医红票收藏群:121883239订阅打赏vip群:227594322,欢迎大家加入)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