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我就看看书 > 游戏竞技 > 我在地狱等你 > 章766、煌道僧来袭

章766、煌道僧来袭

我在地狱等你 | 作者:木人高秋 | 更新时间:2018-05-29 22:26:44
    富三代已经吓得连滚带爬地逃出了保险库,而且逃出去之后他立刻开始关门,根本不管我和习麟是不是还在里面。

    我倒是不在乎和一个死而复生的千年老僵尸待在一起,不过他这种贪生怕死、外加落井下石的行为实在让我非常不爽。所以我根本没去理会玻璃箱里的三眼干尸,而是直接转头朝着门口跑过去,在保险库的大门即将关闭的一刻。我飞起一脚将门踹开,连带着把富三代也撞得人仰马翻。

    “你他妈别给我耍花样!老实呆着!”

    我指着他的鼻子骂了一句,然后转头跑回了保险库的最里面。

    那三眼干尸的力气还挺大的,真空玻璃箱没几下就被砸裂了,不过它似乎对目前的进度非常不满意,不仅更加使劲儿地用两手猛砸玻璃,同时还开始用头狠狠地朝玻璃上撞。

    这时,之前弥散在玻璃箱周围的阴气一下子全都缩回到了玻璃箱内,并且全都灌注进了干尸的身体,干尸似乎一下子从阴气当中得到了力量。接着,它卯足全力用两只拳头和脑袋一齐朝着玻璃狠狠一砸,整个真空玻璃箱“砰”的一下被撞了个粉碎。那干尸也从箱子里一跃而出。

    不过它刚一冲出来,习麟就迎上前去伸出右手一把掐住了它的脖子,将它直接举在了半空。

    干尸咧着嘴,吐出一股股紫红色的浊气,同时两手、两脚也朝着习麟不停地挥舞、踢打着,但这种不痛不痒的攻击显然伤不到习麟分毫。甚至会让人感到有些扫兴。

    习麟不屑地用力将干尸摔在了地上。然后一脚踏在了它的胸口。

    干尸发出一声老式收音机一样带着杂音的哼声,随后就像断了气一样脑袋向旁边一歪,手脚也停止了挣扎,原本汇聚到他身体里的所有阴气也一下子涌了出来。

    “往哪走!”

    习麟厉声喝道,随后抬右手朝着那一团团从干尸体内涌出的阴气一指,那些阴气立刻乖乖地朝着习麟的右手汇聚过去。

    而就在我以为那干尸已经被习麟收服了的时候,突然从我们身后传来了一声惊呼,那富三代不知道为什么又叫唤起来了。

    我连忙回头朝保险库的门口看了眼,却发现他早已经不在门口了,从走廊里不断地传来呼救的声音。

    “我出去看看!”

    我对习麟说了句。然后快步冲出了保险库的大门。

    这时那富三代的身影已经退到了走廊的拐角,感觉像是有个人抓着他的后脖领,把他硬往楼梯口那里拖拽。不过拽他的那个人已经转过了拐角,从我这个角度并不能看清那人到底长什么模样。

    “嘿!”

    我冲着富三代那边大喝了一声,同时也加快脚步追了过去。

    那个抓住富三代的人显然也听到了我的喊声,我能感觉得出他正在试图用更大的力气来拖拽,不过这粗暴的动作也让富三代更加拼命地挣扎起来,结果那人不但没能加快逃走的速度,反而比刚才更慢了。

    我很快就追到了楼梯口,富三代这时突然“哎呀”一声。整个人也猛地向前栽了下去,似乎是刚刚抓住他的那个人突然松开了手。

    我直接从富三代的头顶跃了过去,然后转过弯便朝楼梯口的方向追,一个穿着古怪长袍的魁梧男人就在我前面大跨步地跑着,感觉他的速度甚至不会比博尔特慢!我明显没有那家伙跑得快,很快就被他越落越远,最后眼睁睁看着他跑到了楼梯口,然后一转身从我的视线中消失了。等我追到楼梯口的时候早已经看不到半个人影了,甚至连脚步声都听不到了!

    我顺着楼梯一路追了下去,并且每下一层都仔细辨别是否有可疑的动静。可是直到我出了大楼正门,那个穿长袍的古怪男人都没有再出现在我眼前。

    我又询问了一下守在大门口的保安,他们也回答说并没有看到穿长袍的男人进出,甚至在这十分钟左右的时间里,除了我之外都没有人出入过大门。

    来无影去无踪?

    这不可能!

    现在是白天,鬼怪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自由移动,而且我刚才也没在那人的身上看到半点阴气。难道那个人压根就没有离开过这栋大楼?又或者他从始至终都藏身在这栋楼里,只等一个动手的时机。

    但问题是他这样等有意义吗?等那富三代身边没人吗?

    不对,如果他的目标是富三代的话,完全可以选一个更合适的机会,没必要偏偏等着我和习麟过来的时候才动手,我可不相信这里有什么巧合。

    那如果他的目标不是富三代,那又会是什么呢?莫非又是一次调虎离山?他们是想抢走那具干尸?

    想到这里我连忙返回了顶楼,可是顶楼保险库那里并没有出现任何异常情况,那具干尸还在习麟的脚边躺着,周围的阴气也全都散掉了,富三代也满脸惊恐地躲在习麟的身后,似乎我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没追到?”习麟望向我问道。

    “没,我以为又是调虎离山,现在看来也许他们另有目的。”我一边说一边望向富三代问:“你看见抓你的那个人了吗?”

    “看到了!”富三代连忙点头道。

    “你认识吗?”我问。

    “不……”他摇了下头,但又皱起了眉头说:“不过我认得他那套衣服,我在印度买这具干尸的时候,那些煌道寺庙的和尚就穿着他那种好像双层浴袍一样的衣服。”

    “你是说刚才那个人是煌道密宗的和尚?”我惊讶道。

    “这我不知道,不过那袍子应该是。我有当时在印度拍的照片,我现在就拿给你们看。”说完,富三代立刻起身朝保险库的门口走。不过只走了两步他又转了回来,然后看向习麟问:“这干尸就这么放在这不管了吗?”

    习麟想了下,然后直接伸手抓着干尸的脖子,把它从地上提了起来。

    “走吧,我们跟你一起过去。”习麟道。

    富三代带着一脸的恐惧和厌恶向后退了一步,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来,然后特意挪动几步来到我身边,随后就带着我们去了他位于顶层的办公室。

    在顶层办公的人不超过五个,而且都是女的,她们第一眼看到习麟时都不由自主地把目光锁定在了他的脸上,但等到她们发现习麟手里拿着的东西时,一个个全都大惊失色,并连连向后躲避。

    “我说,你别总是绷着一张脸,稍微笑一笑,别把人公司的人都给吓跑了。”我调侃着习麟说道。

    “没心情。”习麟冷冷地回了一句,然后加快脚步把我甩在身后。

    我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看起来我是自讨没趣了,显然习麟现在还在为黑白无常的事而生气,估计短时间内他是不会给我任何好脸色看了。

    来到富三代的办公室之后,他很快找出了几张照片递给我和习麟。其中有一张照片是他和一个面容清秀的和尚的合影。那和尚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僧袍,里面还衬着一件灰色的短褂,看起来确实很像双层浴袍。

    因为我只看到了刚刚那个人的背影,所以我也不太确定他身上的衣服是不是这个样式,不过颜色确实是黑的,而且衣服下面露出来的腿也像照片里的清秀小和尚一样,都是用布条缠绕起来的,好像木乃伊一样。

    “是一样的吧?我觉得我应该没有看错。”富三代道。

    我冲他点了点头,然后指着照片上那个清秀的和尚问他:“这个人是男的还是女的?”

    “女的,不过你不能叫她尼姑,煌道寺里是没有男女之分的,所有人都统称为煌道僧,而且也住在一起。我当时就是觉得很特别,所以就跟这个很漂亮的女僧人合了个影,留了个念。”富三代回答道。

    男女混住?煌道僧?

    这种事听起来总觉得有点不怎么靠谱,也可能是我的想法太复杂了,反正我就是觉得男女混住在一起肯定会有些事发生,不在明处也会在暗地里。不过这种事跟那干尸复生应该没有多大关系,所以我也没在这方面纠结。

    “你跟当时卖你干尸的那些煌道僧还有联系吗?”我问。

    “当时留过电话,不过不知道现在还能不能联络得上了。我试试看吧。”富三代一边说一边拿电话翻号码,然后试着跟印度那边联络了一下。上找狂血。

    电话很快打通了,富三代叽里呱啦开始用英语跟对方交流。我虽然上学的时候也学过点英文,但毕业之后那点英语单词也直接就饭吃了,所以我完全听不懂富三代到底在说些什么。

    我以为习麟也跟我一样是个英语盲,但就在我想要开口跟他说话的时候,他却冲着我把食指竖到了嘴前,示意我别出声,而他聚精会神的表情显然说明他能听懂富三代在讲什么,这可真的令我大吃了一惊。

    一个阴差居然会说英语?

    你是打算连外国鬼都一起抓吗?

    然而就在我打算开口吐槽一句的时候,习麟突然猛地从沙发上一跃而起,朝着富三代冲了过去,然后一把夺下他的手机扔了出去。几乎就在手机脱手飞出的一瞬,从手机屏幕里突然刺出了一根钢锥!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