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我就看看书 > 游戏竞技 > 我在地狱等你 > 章776、恐怖的通灵病

章776、恐怖的通灵病

我在地狱等你 | 作者:木人高秋 | 更新时间:2018-09-26 02:19:53
    通灵,这毫无疑问就是通灵的效果。

    如果按照赵洪君的理论来看,所谓的通灵实际上就是通过人脑来直接接受储藏在灵魂之中电信号、以及记忆。但通灵却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我想这应该是因为不同的人的大脑可接收到的脑电波频率并不相同,有阴阳眼的人可接受的范围可能更宽一些。

    具体的理论我并不清楚,但有一点我心里却明白得很——我所掌握的通灵技巧实际上是艾生平强加在我身上的。所以我周围如果有人在进行通灵,那我也很可能被动地接收到那些来自于鬼魂的信息。

    不过这次的通灵跟以往明显不同,我有时候确实会从被通灵者的角度感受曾经发生在他身上的一切,可是我从来没有被灵通所影响。

    因为我经常使用鬼道咒让鬼附在我的身上,所以我很清楚通灵与附身的差别,发生在我身上的绝对是通灵而并非附身,而我之所以会被影响,估计是因为这个被通灵的鬼魂本身就有着非常强烈的意识。

    她不仅可以让我看到曾经发生在她身上的事,还用她的意识影响到了我的大脑,让我做出了食人的举动。

    屋里那个盘腿打坐的女人显然就是一个通灵者,她在通灵的过程中受到了影响,甚至让她的大脑产生了变化。而随着她之后的每一次通灵。周围的人也会受到波及,并渐渐变成了一群杀人食肉的“怪物”。

    我没办法确定她们是不是还能恢复正常,不过习麟不杀她们的决定显然是正确的,她们本身应该是无辜的。但是问题也出在这里,到底是那个通灵者无意中接收到了那个食人鬼的脑电波?还是那食人鬼有意将自己的意识扩散开来,像蜘蛛一样等待倒霉蛋送上门?

    我觉得后者的可能性显然更高一些。

    在走廊里缓过一口气之后,我立刻跑回到套房里,那打坐念经的女人这时候已经从地上站起来了,而且好像换了一个人一样,手里也多出了一把酷似小艾常用的法锥似的武器。

    她用犀利的眼神看着我,周身上下包裹着的阴气之中透着一股进攻性。

    “你到底是谁?”这女人用生硬的语气开口问道,之前的妩媚腔调已经荡然无存。

    “这个问题应该由我来问才对吧?你到底是谁?”我一边反问一边朝着那女人走了过去。

    她并没有开口回答,在我距离她还有五米左右时。她突然猛地一蹬地朝着我冲了过来,手里的法锥由下向上直刺我的下巴。我连忙向旁边一闪身,这一锥子被我轻松躲开了。

    一招刺空,她立刻顺势伏低身体,用扫堂腿向我发起攻击。她的动作干脆利索、一气呵成。感觉就像专门受过多年的格斗训练一样。

    不过我在发现她会使用通灵术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防备,所以她的变招依旧没能在我身上讨到任何便宜。与此同时,习麟召出来的恶鬼跟班已经从那女人的身后绕了过去,并在她继续出招攻击之前一起扑上去按住了那女人的肩膀。

    习麟动手了,看起来他是不打算在这女人身上浪费时间了。上女系技。

    女人用力地挣扎了几下,可是她的力气显然没法与恶鬼跟班相抗衡,再尝试了两次都没有结果之后,她竟叽里呱啦地念起了咒语,随后她的身上也散发出了一道金光,那两个恶鬼跟班瞬间便被这金光吓得抱头鼠窜。

    这一招让我想起了之前被习麟降住的那个金光罗汉,那如果把式鬼送到这女人面前。她是不是也能让式鬼倒戈呢?

    我倒也无意跟这个女人玩什么猫鼠游戏,只是我觉得她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斗得过我和习麟,所以正巧可以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试探一下像她这种被控制了脑波的活人是不是也可以影响我的式鬼。

    想到这,我立刻唤出壶金子对那女人发起攻击。壶金子狂吠着冲到那女人的身边,然后扬起身子、张开三张大嘴直奔女人的双肩和头顶咬了过去。

    这女人一不躲二不闪,就站在原地双掌合十念了几句咒,紧接着一面半透明的金黄色大钟也从头到脚将她罩在了里面,三头犬的大嘴一下子咬在了屏障上,却根本没办法近这女人的身。

    在阻挡住壶金子的攻击后,这女人的嘴角也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不过她的得意也就到此为止了。

    我只是想确认一下式鬼会不会被她影响而再次倒戈,而从实际情况来看,被她用通灵术引来的这个东西貌似并不具备影响式鬼的意志力的能力,这女人甚至没办法将壶金子推开多只是保证自己不受式鬼的伤害而已。

    了解了对手的能力,我的目的也达到了,于是我唤回了壶金子,直接用鬼道咒让穷奇附在了我的身上。之后我便改守为攻,主动朝那女人发起了冲锋。

    那女人见状连忙摆开了防御的架势,并且将法锥挡在身前试图阻止我靠近。但我根本不在乎那东西,在来到她跟前之后我直接挥拳打向她的脸,她也抬起法锥朝我的拳头刺了过来。

    之前罩在她身上的那层屏障瞬间便被我的拳头轰碎了,紧接着那法锥被我这一拳轻松打飞了出去,那女人的胳膊也被巨大的力量冲击得脱了臼。

    女人“啊”地惨叫了一声,附在她身体周围的阴气也因此出现了剧烈的波动,似乎疼痛让这种由通灵所引发的阴气附身变得不那么牢靠了。

    我趁势过去再用手刀“轻轻”砍在她的颈动脉窦上,只一下便将这女人打晕了,而那团阴气也彻底从那女人的身上飞散了出去。

    “给我回来!”

    我大喝了一声,然后探出左手朝着那团阴气抓了过去。那阴气还想躲避,可是在招魂铃的作用下,它只逃了不到半米便乖乖地飞了过来。当这团阴气聚集在我手中之后,从阴气之中随之浮现出了一张人脸。不过这张脸只是一个轮廓,我甚至没办法轻易分辨出这张脸到底是男是女。

    “你到底是谁?”

    我的脑海当中响起了一个声音,这声音听起来很古怪,就像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同时向我问出同样的话一样。

    我并没有回答,更没有进行没有意义的提问,而是直接念起了冥咒,利用招魂铃的力量直接从这团阴气中逼供。

    那张阴气中浮现出来的脸顿时露出了痛苦的表情,甚至有些扭曲,那男女混合的声音也在我脑中痛苦地喊叫了起来。不过随着我将冥咒继续默念下去,那喊声也渐渐消失了,紧接着周围的墙壁、高楼等等的一切也随之消失,我的意识仿佛以极快的速度在这座城市之中穿梭,最后停在了一座山中的庙宇跟前。在这庙宇的门口站着两个身穿黑色僧袍,手拿降魔杖的男人,仅从相貌我就能确定他们是印度人!

    “找到你了!”

    说完,我便快速收回了我的意识,然后左手用力握拳将那团阴气彻底驱散了。

    虽然找到了对方的大本营,不过酒店这边我们也不能放任不管。这里躺着的这些食人女,无论如何都需要有人来处理一下。

    我看了眼习麟,习麟犹豫了一下,然后问我:“你自己有把握吗?”

    “绝对没问题!”跟土御门凉介的那场对决让我信心倍增,而且我也算是跟对方交过手了,不管对手是男是女、是人是鬼,他们都不可能轻易胜了我,所以我也非吃信地回答道。

    习麟盯着我看了看,然后冲我点头道:“那好,你先过去,我在这边处理完这些人,立刻就去支援你。”

    “好,我这就出发。”

    说完,我直接来到套房的窗口,推开窗子一个纵身跳到了外面。烛龙立刻在我旁边现身接住了我,并驮着我循着通灵中的线索迅速朝着那座山中庙宇飞去。

    时间还不到五点,距离天亮起码还有一个半小时,这段时间应该足够我应付庙里的那些煌道僧了。

    只用了十几分钟,烛龙就载着我来到了那座庙宇的正上方。不知道是庙里的煌道僧没有料到我会这么快就找过来,还是他们觉得自己有把握对付得了我,庙门口那两个男僧人竟然还在原地站岗,庙宇周围也没见有什么动静。

    我也懒得猜测这些和尚到底脑子里在想些什么东西,直接让烛龙朝着寺庙正殿的房顶俯冲。

    按我的想法,我本想让烛龙直接撞破房顶冲进去,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可烛龙在俯冲到距离屋顶大概事米高的地方时,突然“咚”的一声撞在了什么东西上。紧接着一道金色的波纹也从烛龙的身下向四周扩散开来,一个罩住寺庙的金色大罩子随之浮现成形。

    这跟刚刚那个通灵女所使用的金钟罩一样,只不过保护的范围更大了一些。

    烛龙的四只脚落在了金钟罩的顶部,然后甩了甩脑袋,让自己从刚才的撞击中快速恢复过来。我也从烛龙的背后跳了下来,双脚直接踏在了那金钟罩上。

    很奇怪,我几乎感觉不到脚下有任何东西,就像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将我托在半空中一样,这也让我想起了齐震老爷子所使用的高端结界。

    我不知道印度和尚用的法术是不是也讲求阴阳平衡,不过以赵洪君的假说为基础进行延展的话,那么无论是中国的道术还是欧洲的巫术、魔法,都应该遵循相同的原理,只是因为地域不同而有了不同的说法。招魂阴铃如果可以扰乱一切五行咒术,那我脚下的屏障也应该可以被破坏掉。

    想罢,我便站在原地默念起了十八劫地狱经,当冥咒念诵完毕之后,我立刻单掌向下一挥,又一股金色的波纹以我落掌处为中心在我脚下荡开,再下一秒,那股托起我的无形力量瞬间消失了,我和烛龙一起落向了屋顶。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