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我就看看书 > 奇幻玄幻 > 永镇仙魔 > 第二百四十九章 不知敌我

第二百四十九章 不知敌我

永镇仙魔 | 作者:知白     & | 更新时间:2018-05-29 22:25:07
    这是一个没有禁制的空间,但空间的入口只要关闭,无论外面发生了什么都很难影响到空间内部的平衡。当陈羲发现这个空间内部其实只有百米大小的时候,心里那种悲怆越发的浓烈起来。

    能开创空间,毫无疑问抱朴大和尚已经到了洞藏境。

    但是他却只开创出来一个百米大小的空间,不是因为他的境界不够,而是因为他只能分出这些修为之力来,他的绝大部分修为之力,都化作了最后那一刻的梵天业火。

    抱朴说,其实他在动手的那一刻就已经做好了准备。

    或许没有人比他更清楚金鸦的实力,因为他已经到了洞藏境,远比陈羲看到的要真切。禅宗的人博闻强记,七阳谷里古典很多,所以抱朴大和尚也未必不知道血兽的来历。从最后那一刻他故意让血兽本体缠住自己来看,他对血兽应该是了解一些的。

    敌人有多强,他从一开始就知道。所以,他从一开始就抱定了必死之心。

    陈羲在进入空间之门的时候,看到的最后一幕……是抱朴大和尚脸上那淡然无畏的笑容,是漫天而落的梵天业火。开始的时候,他先是将紫金钵丢了出去,虚化出三十六位大和尚吟唱经文。然后是以降魔杵撑破了血兽假的主体……其实这都是他为最后这一击做的准备。

    其实,他是开创了两个界。

    陈羲他们进来的,是第二个界。第一个界,就是整个皓月城。只不过,抱朴大和尚借用了皓月城强大的城墙阵法,作为禁区边界的一部分。以紫金钵和降魔杵封住了地面,以城墙封住了四周,以他自己毕生修为所化的梵天业火封住了天空。

    血兽和金鸦,逃无可逃。

    空间外面剧烈的震动着,虽然空间之门关闭后陈羲他们不知道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每个人的脸色都那么凝重,这些活下来的人才真真切切的感受到,抱朴的慈念。

    雁雨楼让离狼把自己放下来,他颤抖着走到空间之门附近,然后跪下来郑重的拜了一拜。雁雨楼这样的男人,膝盖会有多硬?此时的他,除了拜这一拜也许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了。

    “我觉得自己真的很丑陋。”

    他说。

    “我以为自己有一双能看破人心的眼睛,可是我却没有看到抱朴大师的心。我曾经那么的鄙视他甚至恨他,原来是我自己如此的卑微。”

    雁雨楼仰天一声长叹:“惟愿大师能去往西天极乐处,再无劫难。”

    随着雁雨楼跪下,被抱朴大和尚救到了这个空间之中的所有修行者都跪了下来。这些能侥幸活下来的人,本身修为就不低。也许在平日的生活之中,他们都是高傲的人。可在这一刻,他们对抱朴大和尚只有发自真心的敬意。

    空间之外。

    漫天的金色火焰从天空倾泻下来,那火带着一股庄严肃穆。城中还残活着的鸦惊恐的哀嚎着,想找地方避难。不管是黑鸦还是白鸦,没有一个能在梵天业火之中幸存下来的。当第一抹火焰落在它们身上的时候,死亡其实已经到来。不管它们躲在什么地方,它们都难逃一劫。

    嗷!

    原本细如发丝的血兽本体骤然之间变大,不断的变大,试图从抱朴大和尚身边挣脱开。可是在天空之中盘膝而坐,双手合什诵念经文的抱朴大和尚以自身生元所化的威力,让它根本就无法挣脱。

    第一个被梵天业火焚烧的,就是这血兽本体。金色的火焰顺着它黑色的庞大身躯烧下去,瞬间就蔓延到了全身。令人震惊的是,金色的梵天业火竟然不受任何阻挡,哪怕是地下血兽的根系,都梵天业火焚烧着。

    一条一条的触手剧烈的晃动着,逃窜着,可是此时整个皓月城里都变成了一片火海,它们又能逃到什么地方?

    盘膝而坐在天空的抱朴,犹如一尊真佛。

    “你也会死!”

    金鸦拼了命的想把身上的梵天业火压制住,它没有想到这火焰居然连虚体都能焚烧。此时它身上本就残破的金袍已经被烧的干干净净,它的虚体上依附的火焰不断的侵蚀着,它的虚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小。

    “死?”

    抱朴大和尚睁开眼,他自己也在梵天业火之中。但是佛法同源,梵天业火伤害不到他。伤害着他的,是他不断消耗着的生元。也许等到城中一切魑魅魍魉都被烧尽的时候,他的生元也一样被烧尽。

    “你认为的死,在禅宗认为是往生。所以你有惧,而我无惧。”

    大和尚的脸色平静,完全不在意生死:“你看到了,你们的虚体并不是真的无敌。虽然我是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但是戳碎了你那个无敌的梦,不是吗?我将往生极乐,而你则魂飞魄散。”

    抱朴大和尚笑了笑:“大和尚觉得,这是这辈子为止做过的最爽的一件事。第一次喝酒,第一次吃肉,第一次说谎骗人,第一次逃跑……都没有这第一次杀人来的爽快。我无憾,你呢?死不瞑目是吧?”

    他笑的更加灿烂起来:“所以……这样一想我就更爽了。”

    金鸦哀嚎一声,梵天业火几乎已经把它的虚体烧尽。他在业火之中挣扎,很快就被烈焰吞噬。

    ……

    ……

    当空间之门打开的时候,一股热浪从外面涌了进来。这股热浪汹涌而来,把空间之中那些人的衣服都吹的猎猎作响。热浪之中带残存着一些梵天业火的余威,不少人的头发眉毛胡子都被烤的卷曲起来。

    陈羲第一个冲了出去,可是面前出现的场景却让他的脚步猛然顿住。

    焦黑。

    只有焦黑。

    整个皓月城里,只剩下这一个颜色。不管是残垣断壁还是大地,都是一片焦黑。树木花草,早已经被烧的干干净净,甚至没有留下什么灰烬。脚下的地面还很热,脚踩在上面还有一种沙沙的声音发出。

    陈羲下意识的抬起头看向天空,什么都没有。

    大地翻裂的地方,能看到被烧成了灰烬的血兽躯体,那些庞大的根系都已经死亡。陈羲凝神去感知,却发现自己感知力所到之处,没有一丁点的生气。对于皓月城来说,这是一场灾难。

    幸存的修行者数量并不是很多,大家出来之后不约而同的往远处掠去。虽然他们都知道不可能再找到一个活人,但是每个人心中都不甘心。他们不停的乞求着,乞求着能找到抱朴大和尚或者其他生者。

    “不管平江王手里掌握着多大的力量,不管他准备的多充分,不管这个世界上有多少被权欲蒙住了心的人,不管他们最初能占据多大的胜算,他们最终都会失败,都会死亡。”

    雁雨楼看向远方,看向那一望无际的焦黑:“因为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群和他们截然不同的人,就像抱朴大师这样的人。只要还有这样的人存在,平江王就不可能为所欲为。只要还有这样的人存在,早晚都会驱散黑暗带来光明!”

    “大人,我们也去看看。”

    纳兰放弓和离狼走到他身边说了一声,两个人的嗓子都沙哑的厉害。

    “去吧。”

    雁雨楼摇了摇头,眼神里都是悲怆。

    离狼经过陈羲身边的时候脚步一顿,他沉默了片刻之后说道:“对不起……如果你觉得我该死,我愿自杀谢罪。如果你觉得留着我的命还能做更多事,我会死的更有价值。”

    陈羲缓缓摇头:“我没怪你,也不会怪你。”

    离狼叹息一声,随即追着纳兰放弓去寻找。

    “不只是他对不起你,我也对不起你。”

    雁雨楼看向陈羲:“我曾经对纳兰放弓他们几个说过,如果有一天遇到了什么必死无疑的危机,那么最先死的那个必须是我,然后才轮到他们。神司别的职门我不知道也不用去管,但是跟着我雁雨楼的,我都要负责。可是……你却挡在了我们所有人身前。”

    陈羲摇了摇头:“当为一群值得的人做事的时候,其实根本就没有对得起对不起。”

    他不想再说什么,缓步走出去。

    雁雨楼看着陈羲的背影,忽然觉得这个年轻人身上背负的东西可能太多了。沉重到……他的肩膀似乎都在微微发颤。

    “想办法把皓月城翻一遍!”

    雁雨楼下令道:“血兽的尸体要找干净,一丁一点都不能留下。如果留下了一点,都有可能再次造成什么灾难。”

    “是!”

    所有的修行者都答应了一声,不管是不是神司的人,此刻心都在一起。或许正是在这种大灾难面前,人们才会没有了彼此之间的隔阂。他们不遗余力的将焦黑的地面翻起来,寻找血兽的尸骸。

    陈羲有些漫无目的的走着,踩着残碎的石子。他低着头,像是在寻找着什么。可是,他眼神里都是迷茫。第一次,陈羲觉得无助的感觉那么强烈。他甚至有些恨自己,恨自己的修为太低。

    咔嚓一声,不远处的一座残破的房屋忽然翻倒。一片碎裂的砖石飞起来落在远处,大地之中一阵土浪翻腾。紧跟着,一个黑白两色的圆球从地面之中拱了出来。这黑白圆球大概能有三米直径,看不出什么所造。

    这个圆球似乎在地下很深的地方,上面满是符文闪烁。

    陈羲的戒备之心立刻就提升到了极致,附近的修行者也全都围拢过来。所有人都把本命召唤出来,时刻准备着厮杀。这个时候,能躲过抱朴大和尚梵天业火的敌人,其强大是可想而知的。

    “唉……”

    一声长叹。

    紧跟着,一个身穿黑色道袍长须飘飘的老者,从打开的黑白球之中走出来。看起来这个人六十岁左右年纪,脸色白,是那种虚弱的白。他精神有些不振,而且身上隐隐还有一股血腥味,从这一点来判断,他身上带着伤,而且是很严重的伤。

    他怀里抱着一个人,昏迷不醒。

    当陈羲看到他抱着的那个人的时候,心立刻狂跳起来。

    被抱着的……是一身伤痕的抱朴大和尚,气若游丝。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